中国注塑网站

产品分类

注塑机
卧式曲肘注塑机
品牌注塑机
多色成型注塑机
电木机
立式注塑机
卧式直压注塑机
复合式注塑机
圆盘注塑机
全电式注塑机
塑机电控
电热设备
电动工具
开关
电线、电缆
电子元器件
低压电器
插头、插座
塑料原料
复合料
LCP
ABS/PC
PVC
PA1010
PA12
ABS
GPPS
PET
注塑加工
注塑模具
电木相关
日用塑料
建材洁具塑料
医疗制品塑料
电子电器塑料
BMC制品
运动器材塑料
塑胶机械
挤出成型机
吹塑机
塑料造料机
热熔机
吸塑机
热收缩膜机
周边设备
润滑系统
螺杆料筒
防锈剂
液压油
脱模剂
高温油
喷/射嘴
液压元件
插装阀
电磁换向阀
伺服阀
蓄能器
油泵
塑机辅机
干燥系统
冷水机
气辅系统
油过滤器
机械手
水辅助系统
模温机
超声波
颜料助剂
钛白粉
抗静电剂
消泡剂
增塑剂
改性剂
母粒
阻燃剂
着色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塑料原料

塑料原料

无形的手指挥国产碳纤维竞争格局生变

发布于:2018/7/27 21:20:39

关键词:碳纤维,石化,复合材料
简    介:近期,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沈阳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破产的消息,再度引起了大家对于国产碳纤维企业经营状况的高度关注。事实上,上一年中国碳纤维行业就已经出现了“申请破产第一案”——浙江泰先新材料股份...

  近期,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沈阳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破产的消息,再度引起了大家对于国产碳纤维企业经营状况的高度关注。事实上,上一年中国碳纤维行业就已经出现了“申请破产第一案”——浙江泰先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向当地法院申请破产。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碳纤维行业在过程了10多年的快速成长后,优胜劣汰现象正在凸显,行业开始洗牌了。

  优胜劣汰是市场经济环境下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会出现的正常的市场现象,碳纤维行业不会例外,也不能例外。而这也意味着,过程了前10年的一路拼搏,解决了“从无到有”问题的国产碳纤维行业,正在迈入更高质量的发展阶段。

  市场之手开始淘汰无效产能

  众所周知,新材料技术是世界各国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而碳纤维是新材料产业的重点。尤其是在国防军工领域,碳纤维及其复合材料拥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也正是因为深深晓得碳纤维对于各国的重要价值,在我国碳纤维产业2005年突破产业化核心技术之前的几十年时间里,日本等发达国家对我国在碳纤维领域的装备、技术、人才实行严格封锁。

  从CCF300碳纤维技术2005年完成巨大突破后的10多年来,中国碳纤维行业快速发展,迅速解决了“从无到有”的问题。技术上的突破加上对碳纤维材料重要性的认知,使中国掀起了一股投资碳纤维的热潮。

  当下,研究、生产碳纤维的企业跟机构在全国广泛分布,在吉林有吉林石化、吉林化纤等,在山东威海有光威等;在江苏有中复神鹰、恒神股份、中简科技等;在上海有金山石化等;在浙江有宁波材料所;在山西有山西煤化所等。

  “多个地方的政府对碳纤维投资项目都会有一定的优惠或者补贴政策,国家对这种战略性材料也十分重视,加上部分企业老板确实有干好碳纤维报国的寻求,多种因素重叠到一起都刺激了资本进军碳纤维行业,这当中既包括国有资本,也包括民营资本。”一名业内人士这样说道。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大大小小的碳纤维企业共有约30家。有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碳纤维的需求总量约为23487吨,产能约为26000吨。从实际产量看,2017年,我国大陆的碳纤维产量约为7400吨,我国台湾的碳纤维产量约为4000吨。

  可是,这几十家企业的经营状况却大不一模一样。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当下,少数几家具有千吨级生产流水线的企业正常生产,还有几家具有百吨级生产流水线的企业也在生产,其余有开工、有产出的碳纤维企业数可能不到10家,剩下的就是不生产的。

  而近期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破产的沈阳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就属于近几年没开工的企业。一名碳纤维业内人士表态,沈阳中恒停产至少有3年了。

  据公开信息显示,沈阳中恒成立于2009年,主营碳纤维原丝、碳丝及其制品、特种碳纤维及碳纤维相关产品,注册资本为1.818亿元。截至2018年1月31日,沈阳中恒的资产总额为3.6亿元,负债总额为5.85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2亿元,严峻资不抵债。

  其实沈阳中恒并非申请破产第一例。2017年,浙江泰先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向当地法院申请破产,业内称,这是中国碳纤维行业出现的“申请破产第一案”。公开资料显示,浙江泰先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为3亿元。2015年至2017年1月,其主营收都为0元,税后净利润分别为-2259万元、-2675万元、-608万元。

  仔细梳理会发现,在本轮保持了约10年的碳纤维投资热潮中,尽管企业经营普遍性面临重大考验,但从项目总量上看,基本处于“只增加不减少”的状态。并且,当初部分企业涉足碳纤维行业时,投资人心中多多少少都带着一种“打破垄断、产业报国”的情怀,因此即使是艰难的坚持,大家也仍会觉得那可能是一种理想的力量支撑着企业往前走。可是,浙江泰先跟沈阳中恒让大家明确意识到,即使是再有情怀的行业,也逃可是市场竞争法则的考验。而可不可以赢利,且可不可以完成连续赢利,已经成为将来5年、甚至将来10年里摆在越来越多中小碳纤维企业面前的首要难题。

  “低成本化是国产碳纤维不断提高竞争力的一个核心点,而低成本化怎么完成?当中一条就是要有规模效益。那规模效益又怎么样完成?一是通过规模化来降低公共费用跟原料采购成本,二是通过工艺革新或颠覆性创新。而要有规模效益,首先就要做到去掉无效产能,加强实际产线的生产能力。从该方面看,较长时间都没有生产的碳纤维企业申请破产并不意外,这类企业通常被叫作‘僵尸企业’,他们的产能对于整个碳纤维行业来说属于无效产能。”江苏澳盛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严兵这样说。

  熬得住亏损的家底跟决心是大考

  已经申请破产的两家碳纤维企业固然有自身的一些原因,但亏损是不是个案?不是。

  从整个国产碳纤维的产业化之路来看,必须认识到,这本身就是一场“生跟死”的漫长考验,在领军企业完成赢利前,全行业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只可是,近些年,有些企业熬过来了,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开始赢利;有些企业仍在熬着,依然保持承受着亏损;还有些企业开始倒下去了。

  我国碳纤维近10多年来一路突破重重封锁,坚持自主研发的经历,无疑充满了太多的艰苦跟磨难。而在初期发展、攻关经历中,各种内外因素交错,使行业跟企业的生存、发展面临着重大考验。

  首当其冲必须面对的,是碳纤维的研发科技攻关、完成产业化的经历本身就需要重大的资金投入。即使各地对碳纤维企业有一些财政补贴上的支持,但这在企业整体重大的投入面前可谓是“杯水救薪”。

  光威是中国最早完成赢利的碳纤维企业,自2012年开始赢利,且完成了2012年~2017年连续赢利。可是,在艰苦攻关的10多年里,光威集团先后给碳纤维投进去了30多亿元,不只把在钓鱼竿板块赚取的利润全部投了进去,并且一度负债累累,在银行的贷款最多时近20亿元,企业一度面临“倾家荡产”。

  中复神鹰碳纤维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国良前不久在全国科技工作家日上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公开演讲中,讲了当初做碳纤维的一些艰难细节。

  “我们摸索着突破了一些技术,但一开始做出来的碳纤维不合格,卖不掉,产品即使低价也没人要,还要出环保费用让人处理。后来,产品开始能低廉卖,可是亏本,怎么办?生产流水线不能退,因此明知亏本也不能停。并且,我们要想真正做成功碳纤维,就必须摸索经验,而一旦生产流水线停下来可能就开不起来了,因此,我们就这么向来坚持着。我们做碳纤维十几年,亏了近10年,近日几年才开始赢利。目前,我们做的碳纤维质量好了,客户能接受了,T300、T700等都能做出来了,并且千吨生产流水线也能稳定地开。有人问我,碳纤维是怎么搞出来的?其实就是折腾出来的,不停地折腾,不停地改,最后终于成功了。”张国良感慨道。

  江苏恒神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另一家碳纤维龙头企业,在新三板挂牌。恒神股份向来致力于形成“碳纤维(包括织物)-中间产品(树脂跟预浸料)-复合材料产品开发技术服务(包括设计分析、成型工艺跟制造)”的一条龙服务全产业链模式。

  但新三板的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恒神股份的营业收入为2.04亿元,毛利率为-65.82%,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2亿元。2016年,其营业收入为1.948亿元,毛利率为-40.1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7亿元。

  这个企业顾问沈真在说到国产碳纤维的产业化之路时指出,突破碳纤维技术拥有长期耗资的属性,完成国产碳纤维的产业化是一项需要过程至少10年的漫长投入、耗费巨资、且得忍受长期亏损的事业,这惟独拥有长远眼光、且财力雄厚的企业集团才可能胜任。

  那么,惟独我国碳纤维企业是这样吗?不是的。国际碳纤维巨头同样过程过这样一个“熬得住亏损”的经历。据业内人士说明,世界碳纤维“巨头”日本东丽从开始生产碳纤维到完成稳定的赢利,前后历经了30多年。

  由此来看,在中国碳纤维企业不断推进产业化的征程中,参跟其间的企业,除了技术实力,有没有雄厚的资金熬得住亏损,从内心深处愿不愿意不断熬下去都十分核心。

  两极分化凸显印证行业加速洗牌

  一角度是部分经营难以为继的碳纤维企业申请破产,另一角度却是拥有领军优势的碳纤维龙头成功进军资本市场、攻克了新技术难关、产能规模不断扩张等好消息接连传来。

  在赢利能力角度,一个拥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是,2017年9月1日,光威复材在深圳创业板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登陆资本市场的第一家专业碳纤维企业。2017年,光威复材完成营收9.49亿元,同比增长49.87%,完成净利润2.37亿元,同比增长18.99%。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本年一季度,光威复材完成营收2.71亿元,同比增长27.75%;完成净利润8665.24万元,同比增长33.66%。

  对于长期经受亏损“煎熬”的国产碳纤维行业来说,光威复材成功上市无疑拥有重要意义,这标志着中国碳纤维龙头企业通过长期历练具备保持赢利能力,今后也能依托资本市场谋求更好发展。

  对此,北京化工大学碳纤维及复合材料研究所所长、国家碳纤维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徐樑华指出,完成连续赢利的光威当下已经走上了一条良性循环之路。成功上市后,可以摊薄财务等综合成本,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因保持的技术研发投入给企业带来的财务压力。

  同时,作为民用碳纤维的龙头,中复神鹰也于2016年开始赢利,这在国内民用碳纤维市场尚属首次。“这也标志着国产碳纤维开始进军良性发展阶段。”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

  在产业化技术突破、产能规模提高等角度,龙头企业的好消息也接连传来。

  光威复材角度,前不久,这个公司宣布,由北京化工大学国家碳纤维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联合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威海拓展纤维有限公司,以及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跟北京卫星制造厂有限公司承接的科技部863课题“聚丙烯腈碳纤维石墨化核心技术研究”经过3年的攻关,通过了验收。

  这个项目攻克了纤维制备核心技术、纤维性能表征技术、纤维应用技术跟碳纤维高温石墨化设备设计制备技术,研发、生产的碳纤维及其复合材料性能指标跟进口的M55J碳纤维相当。这也标志着国产QM4055(M55J级)高强高模型碳纤维材料完成了从工艺到装备的完全国产化制备,提升了航天应用领域对这个高强高模级别碳纤维的自主保障能力。

  中复神鹰角度,上一年5月,这个公司千吨级T800原丝生产流水线建成投产,并完成连续、稳定运行;上一年8月底,其单线SYT55(T800)级碳纤维千吨级生产流水线也宣布投产。而在这之前的十几年里,中复神鹰相继投入约18亿元,建成了4套聚合系统、6条纺丝生产流水线、10条碳化生产流水线。

  意味着更高纺丝效率的“大丝束”是国产碳纤维重要的发展方向。在这角度,部分龙头企业也完成突破,吉林化纤集团就是当中的一家。

  吉林化纤具有碳纤维原丝产能1.6万吨/年,尤其是在大丝束碳纤维原丝生产角度已经形成一定的技术、规模、成本跟质量优势。在碳化角度,2016年,吉林化纤启动了跟浙江精功集团共建1.2万吨大丝束碳纤维碳化项目,本年2月,这个项目一期1号线2000吨/年的碳化生产流水线全 线开车。

  据了解,本年一季度,吉林化纤24K以上大丝束碳纤维原丝的销量为752吨,同比增长了约5倍。

  上海石化也于前不久宣布,成功试制出48K大丝束碳纤维,并已贯穿全流程。比较由1K~12K的小丝束组合而成的大丝束碳纤维,这个产品完成单束碳纤维根数大于48000根。

  能够发现,在目前的竞争格局下,国产碳纤维的产业集中度正在逐渐提升,光威复材、中复神鹰、中安信、恒神股份、吉林化纤跟精功集团等几家企业的综合竞争优势正在稳步增强。

  要是撇开整个我国碳纤维产业化技术水平不断提高的空间不谈,只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体系下思量国产碳纤维企业的整体竞争格局就会发现,两极分化、优胜劣汰的现象正在逐渐显现,这恰恰介绍,国产碳纤维开始进军谋求高质量发展水平的新阶段。

  能够预见,接下来,在我国碳纤维产业不断卯足劲儿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经历中,将不断出现这样的现象:一角度,人才、资金、政策等各种综合要素将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他们的整体竞争能力仍将继续增强;另一角度,那些在产业化技术、装备、人才、资金等各角度的实力不足,无法匹配企业发展目的的企业,将会像沈阳中恒跟浙江泰先一模一样,陆续申请破产,被市场淘汰出局。

  而随着行业洗牌加速,随着国家扩大对战略性新材料行业的各项政策支持,我们期待我国碳纤维该充满“报国情怀”的行业能再度蝶变,最终能在国际碳纤维舞台上唱出最响亮的“我国之声”,并能跟国际碳纤维强国“一决高下”。